一挥而雷电走,再振而魑魅泣

沉臣  
查看全文

现在日复一日地交替着失眠和昏睡,我都要闻到自己身上日渐腐烂的味道

我已经写不出来什么了,脑子里全是混沌的垃圾

我真是恶心我自己

查看全文

自勉

盐罐子: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写同人写到自我膨胀的作者都是脑子进水。


我的文笔我的故事顶多值10个热度,能有100个热度10000个热度是因为我写的是同人,90%的人是冲着原作冲着CP来的,不是冲着我来的,这点清醒认知起码还是要有的吧?


某些作者当真是资历越老脑子越糊涂了,长期被粉丝捧得飘飘然,不晓得自己在写什么了。真以为自己的文值100个热度1000个热度,以为不管写什么都有人买账。


想知道自己值几斤几两,不妨换个马甲去写篇原耽看看有几个人气。


那些平时喊着“大大你写什么我都喜欢”的读者,言下之意是让你多写点这个CP,不是真的你写什么都行...

查看全文

北畤:

文/北畤

你是我初谙世事的第一场思念和第一场心动的寄生

你是我小心放进铅笔盒却再也找不到的收藏和橡皮擦不掉的深凹的划痕

你是我对黎明的渴盼和对黄昏的痛惜

你是我背在肩上感到酸痛却又不能丢弃的宝藏和隐于心腹却始终不能诉说的忧患

你是我最浩瀚的情感和最细微的触动摩擦留下的锯末

你是我路上频频回首却又不能实现的归途和从小就想去却又始终走不到的远方

你是我穷凶极恶时的点化和迷途知返容许我回渡的船只

你是我对待消逝的怅然若失以及对于涅槃的等待已久

你是我始终燃烧的壁炉里化为乌有的暖和到了春季也不舍得摘下的围巾

你是我合上了却再也翻不出钥匙的锁和打开了却空无一物的宫殿

你是我切肤的痛和温和的舒适

你是我就要干涸的...

查看全文

帮昊昊追孙翔委员会工作总结汇报暨第一届助人为乐积极分子表彰大会

标题随便打的,应该大概也许可能会改(虽然我很喜欢这个标题)

九千,一次发。不用等后续了,后续明年高考后写完了一起发,长篇,甜的齁。

设定:唐柔是唐昊堂姐。孙哲平是孙翔四爷爷。

能保证不坑。


体育馆外飘起了小雪,映着暖黄的灯光纷纷扬扬地卷起个旋儿。

叶修坐在池子边上翘着二郎腿,端着碗沙县馄饨吃的稀里哗啦,抬头时朝水里喊:“屁股给我撅起来!孙翔你再偷懒咱俩今儿晚上都别走了!两组25米短冲,压呼吸节奏!”

什么操性。孙翔默默骂了声娘,蹬壁转身做完最后两组,翻了个身跟个死人似的漂在水上。

“行了,滚吧。”叶修端着碗在池边蹲下来,用一种看流浪狗的怜悯眼神看着孙翔,顺便伸手拉了一把,“还...

查看全文

昊翔 关于我的师兄和师兄的那条龙

题目随便打的,其实就是个跨物种(……)谈恋爱的傻白甜故事

世界观来自非天夜翔《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时间线前推至清末
偶有邱非视角出没

OOC

(最后压了点线,不知道会不会被HX)

01

驱魔司接钦天监急报,道是西南诸星屡现祥瑞之兆,当有神兽现世。

02

那时候师父带我去看师兄,说师兄在南边守着一条金龙,但是那条龙现在还躺在滇池里睡觉,我们得去把它弄醒,要不然师兄万一等不到它醒过来就先死掉就不好了。

我:“龙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那它一觉要睡多久啊?”

师父看上去有点忧伤又有点幸灾乐祸:“八千年的春天……真是找罪受。”

我:“???”

03

第一年,孙翔...

查看全文

昊翔 鸳鸯剑

写的心塞

我想静静

(因为是敏感话题于是就发图片好了)

© 沉臣 | Powered by LOFTER